59.第 59 章

小天使, 本文防盗比例是70%, 防盗时间是48小时, 稍等哦

而原本贺昭的邻桌则是抬头看看, “咦?是她啊,我明白了, 难怪呢!”

“明白啥了?是不是有什么八卦?”

“呵呵, 秘密!”

“咱们班长不是从来不主动接近女生的吗?”

“她例外。”

……

“好久不见了, 于冉。”贺昭笑了笑, 眉眼间都是帅气。

干净的白色T恤, 细碎的栗色头发, 有点泛红的耳朵上带着黑色的耳钉。

面对贺昭亲切的招呼,于冉是有点尴尬的,毕竟压根不熟, 也根本找不到话说。

相对于冉的尴尬,贺昭倒是自然的很,仿佛两个人真的很熟似的,他也不跟于冉说废话,直接指点她错题集上的错题。

一开始有点不自在的于冉,很快就被解题的思路给带跑了。

解开了题, 神清气爽,也就忘记了两个人不熟的事实。

“学长, 你好厉害啊!”于冉忍不住赞叹。

贺昭挑眉笑了笑, 眼神仿佛带着牵引力似的, 带着于冉往下一题看去。

“你看这道题其实是同类型的, 这个要这么解开……”

贺昭又顺其自然的接着引导后面的题,竟然直接当起了老师。

于冉满脑子都在赶贺昭的思路,都来不及想为什么贺昭这么帮她了。

又因为在自习室,即使可以讲话,大家基本上都是很小声的,所以此刻的于冉和贺昭不自觉的凑的非常近,就好像两个偷偷讲秘密的小伙伴一样。

于冉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她的习题集都清了三分之一了。

“休息一会儿吧,一下子消耗不了这么多。”贺昭说完一道题就提议道。

于冉恍惚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贺昭离她太近了,从他身上传来了一股淡淡的柠檬气味,很清爽,就好像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一样。

“学长,你为什么……”于冉有点困惑的问道。

贺昭笑了笑道:“看你一个人跟数学题抗争于心不忍,觉得身为数学系的学长不见义勇为也说不过去,好歹我们也是一个社团的成员啊,你还请我吃过你做的东西呢。这恩情很大,得还。”

于冉眨眨眼,有点想不起来了。

贺昭看着她呆呆的样子,笑得更加开心了。“你第一次尝试做的提拉米苏,有点苦。”

于冉猛然想起来了,那是她第一次尝试做复杂一点的甜点。

那一次她去社团用的教室,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就尝试做了一下,结果做完发现,教室里面还有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贺昭。

于冉跟他不熟,自然不敢上前搭话,打了一声招呼就打算离开。

但是见贺昭一副不太高兴的样子,有点少见,毕竟平时虽然不熟,他都是带着笑容的,看着很容易亲近。

那一次却沉默的一个人待在角落里面,以至于于冉进来忙活半天都没有看见他。

那时候的他脸色有点苍白,神情有点黯然,看上去竟然有点可怜。

一个人如果不高兴就要吃甜食。

本着这样的原则,于冉很客气的请他吃了自己第一次做的提拉米苏。

结果这位大神学长就说了两个字。

‘好苦’

郁闷,可能是可可粉放多了吧……

贺昭仔细的看着于冉,仿佛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他都好奇似的。

“想起来了。”

于冉立马不好意思的笑起来,“那时候手艺不行。”

贺昭笑着说道:“那现在手艺长进了?”

于冉一懵,“啊?”

贺昭笑得眼睛都变成了弯月了。“下次什么时候再请我吃,就当做我教你习题的报酬怎么样,你这一本习题还需要几节课来说哦。”

于冉惊讶的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说道:“你……你要教我吗?”

贺昭的声音都染上了一层笑意。“嗯,刚刚不是已经教了吗?怎么?我教你,你还嫌弃?觉得我不够资格吗?”

于冉吓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贺昭可是拿过很多国内跟数学相关的奖项,学校里面的光荣榜都不知道张贴过多少关于他的事迹,怎么可能不够资格给人补课呢?

“嗯?”贺昭挑眉看着于冉做反应,于冉赶紧摆手道:“怎么会嫌弃了,我是不敢,没这个福气才是吧。我……”

于冉还准备再说,但是贺昭却直接说道:“那好,我们一言为定,这本错题集我让你吃透,但是作为报答,你要给我做一个提拉米苏,要甜的。”

怎么……就决定了?

于冉根本都来不及反应,就被贺昭绕晕了,这数学界的人才都是这样思维敏捷的吗?

看着贺昭一副期待的样子,于冉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懵然的点头了。

“于冉?”

突然不远处传来了惊讶的声音。

于冉和贺昭凑得很近的头因为同时抬起来,就不小心轻微的撞了一下。

于冉摸着头跟贺昭道歉,然后转头看向叫她的人,顿时一愣,脸色的表情瞬间僵硬了下来。

就在他们的桌子不远处,两个人正准备走出自习室。

而现在他们正站在门口处看着于冉和贺昭。

贺昭淡淡的看了门口那一男一女一眼,又转头专注的看着于冉的神情。

而于冉则是看着他们挽在一起的手,嘴角溢出苦笑。

本想假装没有听见,没有看见,继续低头写题的,结果对面的人却反倒没有眼力见。

“于冉,你在这里……”裴晗瞪大眼睛,有些哑然的说道。

“裴晗,你没看见他们在学习吗?我们不要打扰了。”毛佳佳仍旧是这么急躁,拉着裴晗就想要走。

裴晗也不知道怎么就不走,他皱眉看着于冉,又看了一眼贺昭,脸色有点难看,一副被带了绿帽的诡异神情。

贺昭对他传来的审视眼神只是淡淡一笑,并没理会,低下头,又凑近了于冉,仿佛要低声说什么。

裴晗就感觉一股子气到头了,他忍不住上前一步,不顾毛佳佳的阻拦,哼笑着说道:“于冉,才一个月吧,你的那些朋友还有同班同学那么说我和佳佳还真是不公平呢!你也不妨多让啊!这是什么双标啊!”

于冉和贺昭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周围顿时诡异的比刚刚更加安静。

于冉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裴晗。觉得他压根就是脑子不清醒吧,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她自然明白裴晗话里面的意思,折辱她就算了,怎么能随意揣测别人呢,学长好心来帮忙还被殃及了,指不定怎么恶心呢。

于冉一气之下,猛然站了起来,面对裴晗不善的眼神,于冉真是又气又委屈,眼睛都忍不住红了,她必须要解释清楚。

可是在于冉开口之前,贺昭却站起来,按住了她的肩膀,安抚般的拍了拍。声音轻柔的说道:“这种时候,你不该站出来解释,否则就会吵起来,跟他们两个吵太跌份了,而且他们也不值得你生气或者伤心。”

于冉一愣,情绪就断了,有点愣的看着贺昭。

“你说什么!”裴晗仿佛已经失去了理智,直接质问贺昭,旁边的毛佳佳怎么劝他都不听。

贺昭转过脸来,神情瞬间就变了,严肃而冰冷。

“我不懂,你一个在交往中劈腿,然后被分手后就直接跟劈腿对象交往的人到底有什么资格质问她旁边出现别的男人,况且只是学长帮学妹补习而已,理由正当的很,不知道你的评判标准又是什么呢?你的三观还真让人称奇。”

贺昭说话缓缓的,但是每字每句里面都仿佛带着刀子,刀刀戳人。

于冉都听傻了,惊愕的看着贺昭,这还是刚刚给她温柔解题的学长吗?唉?不对,学长怎么知道他们的事情?

而裴晗被贺昭一说,顿时犹如一盆冷水泼醒,让他羞愧难当。

他并不是真的没有是非观,只是刚刚的场景一下子就刺激到了他最近不安躁动的心,所以才一时冲动说了不该说的话。

想起刚刚于冉的神情,他真的后悔莫及。

他不是故意要伤害于冉的,只是控制不住自己。

他知道于冉不可能是那种一分手就能立马投入别的男人怀抱的人。

裴晗心中难受极了,他想要于冉看看他,明白他的心理活动,谅解他,于是他张口解释。“于冉,其实我……”

于冉不想听裴晗再说话了,也不想再见到他们,如果不是学长在这里,她一定立马跑走。

就在于冉厌恶的想要转头不听的时候,突然门口出现一个人,顿时吸引了于冉的全部注意力。

“于冉,你在干嘛?联系你也不回!走了!别耽误我时间!”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陆琛放下手下的报告,起身走过去开门。

门打开的瞬间,陆琛微微一愣。

怎么回事?

站在他面前的于冉比起刚刚决定要走的时候,神情更加无助苍白。

于冉低垂着头,甚至不太敢看陆琛,双手紧张的绞着衣服下摆,“陆教授,能不能……”

“什么?”陆琛后面的话没有听清楚,只听出了沙哑的嗓音。

于冉听出了陆琛好像没有再生气了,于是才抬起头,“陆教授,我家里人有急事让我回去一趟,我能先回去吗?我保证我尽快赶回来,一定会在今天搬出去的。带着东西不方便,可以先放在这里吗?”

“既然都回家了,你还在犯什么蠢?直接带行李回家不就行了?”

大概是陆琛的语气原本就透着不威自怒的感觉,总之就是凶巴巴的,所以心有余悸的于冉听得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陆琛微微皱眉,这个请求其实不算什么请求,一句话的事儿,他没有固执到那种地步。陆琛反问只是认为那样更加合理而已。

虽然他并没有要发火,但是于冉好像真的被他吓怕了,不过他也懒得解释,直接身体动了动,卸去全身的力道,慵懒的靠在门边。

这样状态下的陆琛比起直挺挺站着的他给人的感觉要少了很多攻击性。

没有了无形的压迫感,于冉这才苦笑着开口道:“我……我也想要回家住啊,可是……应该不可能了。”

想起刚刚接电话时的期待,于冉就感觉自己的心脏正在一点一点的麻木,脑袋更是嗡嗡直响,真的一点都没有精力想接下来的事情,只想赶紧回家解决问题。

如果是一般人肯定要问为什么,然后随便开口安慰两句,不过陆琛没有怜香惜玉的情商。

他也不是心理辅导老师,专门倾听别人的烦恼,于是不耐烦的说道:“随便你回不回,你就是想问行礼能不能再放一会儿,然后再过来取是吗?”

于冉赶紧从情绪中抽离,点点头。

陆琛看了于冉一会儿,“我信你这一次,别给我无故拖延时间,到了晚上十二点,如果你没有回来拿,我就把东西扔出去!”

陆琛的不近人情真的是让于冉叹为观止,不过他们之间也的确没有什么人情可言。

于冉讪笑道:“肯定会在十二点之前回来的,我就是回去说个事儿,说完就回来。”

陆琛懒得再听,摆摆手,就转身关门了。

于冉没再犹豫带上东西,就赶紧出发了。

……

回到家里,敲了半天门,家里才有人来开门,开门的人是一个中年妇女,叫王桂,是她的母亲。

“还知道回来!”一出口就是训斥的声音,硬邦邦的堵的人心口难受。

王桂个子没有于冉高,但是气势却好像八米似的,虎着脸,横着眼睛,一副看着不孝女的神态。

于冉还没有回话,就被王桂拉扯了进去。

于冉被拉的踉跄了一下,手腕很疼,但是却没有呼痛出声。

直到被拉到客厅。王桂才放开了于冉,只是在松手的瞬间就往前推了一把,让于冉差点没有站稳。

但是已经习惯妈妈手劲儿的于冉并不计较,她的妈妈就是这样的性格,就是很常见的那种骂街战斗力极强的中年大妈。

她是改不掉的,所以于冉也懒得说。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果然已经红了一圈了。

客厅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此时正在用手机玩游戏,玩的正起劲呢,时不时还骂三字经。

那是她的哥哥于强,今年24岁了,大专毕业,无所事事,所有的工作就做不过三个月,还老是异想天开,觉得自己能成大事,好不容易通过爸妈的关系,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却反倒给她带来了麻烦。

即使他每天花的时间最多的就是玩游戏,在家里也啥事不干,但是他依旧是爸妈最宠爱的儿子。

于强抽空抬头看了于冉一眼,不屑的笑了笑“哟,大小姐回来了,离家出走好玩吗?”

于冉不想理会,而是转头对着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的王桂说道:“妈,我再说一遍,我没有拿你抽屉里面的钱,你让我回来当面跟你说,我还是一样的话,我今天是回来过,但是我只拿走了我的东西而已,根本连你们的房间都没有进去过,更别说拿钱了。”

王桂根本不听于冉的解释,“不是你还能是谁,我今天是最后一个出门的,我走的时候刚刚放的钱,啊!我一回来就不见了,五千块啊!中途只有你回来过,不是你还能是谁?我知道你气不过,离家出走,是不是钱不够,所以回家偷拿啊!你要真这么硬气,你就别回家拿钱啊!”

王桂话音一落,于冉原本有点红的眼睛瞬间更红了,那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就是被主人憋着,不让它掉落。

“怎么着,你还觉得委屈是吧,你这是不服气,觉得是我的错了,我们父母说你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自己做错事情死不承认还敢跟我倔,我怎么发现你越大越不懂事了,是不是翅膀硬了?觉得我们管不了你了?”

王桂说着就配合上了动作,伸出手啪、啪两下巨响,打在于冉的后背上。

于冉感觉自己险些要吐出血来了,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被拍的。

王桂的话里面明显还有别的意思,估计钱不是重点,重点就是在气她之前的事情,认为她不听家里安排了。

而于强刚好结束一局游戏,看到这动静,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于冉咬着牙,气得直喘,“妈,你讲点道理行吗?我们家只有大哥偷过钱,不仅偷过家里的还偷过邻居的,我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现在你钱丢了,你不怀疑在家里的大哥,反倒怀疑到我头上了?我说我没拿就是没拿!”

“你!”王桂被于冉的态度气到了,于冉很少用这样的态度对她。

再说了,她哪里不讲理了,她怎么就不讲理了。

于强嬉皮笑脸的说道:“于冉,我可是在妈之后回来的,你可别冤枉我了。”

于冉却不吃这一套道:“你有钥匙,你可以随时回来。”

于强耸耸肩,对着王桂道:“我没办法了,妹妹非要冤枉我。”

王桂立马伸手拧着于冉的耳朵,一揪。“于冉,你怎么回事,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跟父母顶撞,跟大哥顶撞,你这个样子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于冉一听到嫁这个字神经都紧绷了,捂着自己的耳朵退出了王桂的铁手,“这不需要你们操心。妈,我没有拿钱,就是没有拿,如果你没有证据,我就要走了!”

王桂怔了怔,随后重重的哎了一声,好像她才是被于冉气到的那一个。

“你这孩子……算了,五千块我也不跟你计较了,你给我乖乖的在家里待着,不要再发疯了。唉,都是我们的错,当年就应该把你一起带上来,留给你奶奶照顾都把你教坏了,现在竟然一点都不懂事,也不知道给家人分忧。”

于冉知道说不通了,也不想再浪费口水,原本她心中还仅存一点点希望,觉得可能……能回家,但是现在最后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钱不是我偷得,我不会承认,既然你不想追查了,那我走了!”

于冉转身要走,王桂却一把拉住了于冉,道:“走什么走,都说了不走了,一会儿你爸回来吃饭。”

王桂眼神很坚定,眉头也皱着,于冉心里又死灰复燃了一会儿,妈妈是刀子嘴豆腐心,说不定就是嘴硬,其实想要她留下来呢?

结果下一秒,于强开口就将她打入地狱。

“对,不要走,回房间去好好把你自己收拾一下,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跟女鬼似的,怎么出去一天变这样了,待会孙总带他儿子来,你别像上次那样僵硬了知道吗?”

于冉的脸上瞬间一片空白,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王桂,“妈……你……你是故意骗我回来的吗?”

于冉嗓子哑的音都发不准了。

王桂一瞬间有点怜惜于冉,但是也只有一瞬间而已,她清了清嗓子,板着脸道:“什么骗,我作为你妈,叫你回来不行吗?你哥说的对,你看看你这张脸,待会化点妆知道吗?”

于冉感觉到一种窒息的痛苦。“妈,我不会跟那个人订婚,我不会嫁给他,你们不用想了,我绝对绝对不会答应。”

王桂被于冉脸上决绝的表情弄的一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于强却是先爆炸了,“你说什么呢!我告诉你,我就等着升职做部门经理了,你别给我搞破坏!那孙少爷就是我未来的妹夫,孙总也是我们亲家,这事情是定下来的,不是你说不就行的,你那个小男朋友家里没钱,还是一个学生,你赶紧把人处理了,免得孙少爷知道了不高兴!”

于冉脸上木然,心中麻木,她不看她那不成器的哥哥,只看自己的母亲,自己好歹是她生的啊!

“妈,你们这是要卖女求荣?你们当现在是什么时代?你们觉得你们这样做合理吗?”

王桂大概也觉得刚刚于强说的有点无情了,脸上有点讪讪。

“冉冉,爸妈也是为了你好啊,你孙叔叔跟你爸是老同学了,家里信得过,我们能结亲,那是高攀了他们家。”

“你想想看,一边能让你哥哥事业有成,一边你不是想要考研吗?你们定了婚,你接着考研,研究生出来后,结婚,想工作那也比一般人少奋斗十年呢,不想工作也没关系有人养着你多好啊!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啊!”

“其实啊,我跟你爸早就想要跟他们家攀亲了,这不是你还没毕业就想再多等两年嘛!但是现在你哥真好卡在那个位置上,这么好的机会总不能错过吧,早一点订婚,他们就能把你哥当自己人培养了。”

于强也出声道:“你还拒绝,人家孙少爷见过那么多美女,能看上你就不错了。”

“对对对,上次见面之后,人家小孙说了,挺喜欢你的,如果你答应了,就可以订婚了。他愿意等你研究生毕业后再结婚。”

“你别想得这么复杂,就当相亲结婚就是了,现在不正流行吗?人家小孙真的没话说,外形不错,家里条件好,自己又优秀,已经是他爸公司里面的啥总监了,这么好条件,你还挑什么?”

于冉闭了闭眼睛,就算没有跟裴晗分手的事情,她也绝对不会跟那个姓孙的在一起。

她还记得,那家伙第一次跟她见面就对着她动手动脚的样子,根本就是一个流氓。

“绝对不可能!”于冉说完,转身就走。

“你敢走!”于强怒道。

于冉突然爆发道:“好,我不走,你别后悔,我一定保证在晚饭的时候把你的老总和少爷得罪个够!你们要逼我,我就也不想好了!”

一个人的脾气再好,也受不了这样的连番打击,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她的脑袋发热,胸口发烫,好像体内有火山即将爆发一样。

为什么她要这么倒霉,为什么所有倒霉的事情都来找她!

于强被说得一噎,瞪大眼睛,狠狠的看着于冉。

王桂也有点生气了,大话都说出去了,人家都在来的路上了,今天如果顺利的话就可以定下来了。

“于冉,你闹够了没有,你非看这个家出事你才甘心吗?你作为妹妹为了哥哥有点小小的不如愿怎么了?难道爸妈会害你吗?这么好的条件到哪里找?好!你要闹,你要走是吗?行!你把五千块拿出来,你就可以走了!我不拦着你!”

于冉猛然一愣,终于恍然大悟,什么丢了五千块,果然是骗人的,因为王桂知道她身上就五千块,所以编了这个理由,如果她还是执意要走,就必须拿出‘偷’的五千块,但是一旦她拿出了这个钱,她还怎么离家出走,饿死街头吗?

真是……算计的清楚,让她无后路可退。

于冉带着哭腔冷笑了两声,从包里直接拿出银行卡,扔在了茶几上,“反正密码你也知道,五千块都在里面了。”

她累了,不想挣扎了,她想走,离得越远越好。

没等王桂和于强反应过来,于冉已经冲了出去。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下起了雨,于冉的记忆就停留在了雨中,还有最后一个温暖而僵硬的怀抱,以及凶巴巴的声音。

“你是不是在耍我啊!”

“班长干嘛呢?调戏小学妹呢?刚刚还特意跟我换位置。”刚刚坐在于冉旁边的学长莫名其妙的抱着自己的书籍来到之前贺昭所坐的位置。

而原本贺昭的邻桌则是抬头看看,“咦?是她啊,我明白了,难怪呢!”

“明白啥了?是不是有什么八卦?”

“呵呵,秘密!”

“咱们班长不是从来不主动接近女生的吗?”

“她例外。”

……

“好久不见了,于冉。”贺昭笑了笑,眉眼间都是帅气。

干净的白色T恤,细碎的栗色头发,有点泛红的耳朵上带着黑色的耳钉。

面对贺昭亲切的招呼,于冉是有点尴尬的,毕竟压根不熟,也根本找不到话说。

相对于冉的尴尬,贺昭倒是自然的很,仿佛两个人真的很熟似的,他也不跟于冉说废话,直接指点她错题集上的错题。

一开始有点不自在的于冉,很快就被解题的思路给带跑了。

解开了题,神清气爽,也就忘记了两个人不熟的事实。

“学长,你好厉害啊!”于冉忍不住赞叹。

贺昭挑眉笑了笑,眼神仿佛带着牵引力似的,带着于冉往下一题看去。

“你看这道题其实是同类型的,这个要这么解开……”

贺昭又顺其自然的接着引导后面的题,竟然直接当起了老师。

于冉满脑子都在赶贺昭的思路,都来不及想为什么贺昭这么帮她了。

又因为在自习室,即使可以讲话,大家基本上都是很小声的,所以此刻的于冉和贺昭不自觉的凑的非常近,就好像两个偷偷讲秘密的小伙伴一样。

于冉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她的习题集都清了三分之一了。

“休息一会儿吧,一下子消耗不了这么多。”贺昭说完一道题就提议道。

于冉恍惚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贺昭离她太近了,从他身上传来了一股淡淡的柠檬气味,很清爽,就好像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一样。

“学长,你为什么……”于冉有点困惑的问道。

贺昭笑了笑道:“看你一个人跟数学题抗争于心不忍,觉得身为数学系的学长不见义勇为也说不过去,好歹我们也是一个社团的成员啊,你还请我吃过你做的东西呢。这恩情很大,得还。”

于冉眨眨眼,有点想不起来了。

贺昭看着她呆呆的样子,笑得更加开心了。“你第一次尝试做的提拉米苏,有点苦。”

于冉猛然想起来了,那是她第一次尝试做复杂一点的甜点。

那一次她去社团用的教室,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就尝试做了一下,结果做完发现,教室里面还有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贺昭。

于冉跟他不熟,自然不敢上前搭话,打了一声招呼就打算离开。

但是见贺昭一副不太高兴的样子,有点少见,毕竟平时虽然不熟,他都是带着笑容的,看着很容易亲近。

那一次却沉默的一个人待在角落里面,以至于于冉进来忙活半天都没有看见他。

那时候的他脸色有点苍白,神情有点黯然,看上去竟然有点可怜。

一个人如果不高兴就要吃甜食。

本着这样的原则,于冉很客气的请他吃了自己第一次做的提拉米苏。

结果这位大神学长就说了两个字。

‘好苦’

郁闷,可能是可可粉放多了吧……

贺昭仔细的看着于冉,仿佛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他都好奇似的。

“想起来了。”

于冉立马不好意思的笑起来,“那时候手艺不行。”

贺昭笑着说道:“那现在手艺长进了?”

于冉一懵,“啊?”

贺昭笑得眼睛都变成了弯月了。“下次什么时候再请我吃,就当做我教你习题的报酬怎么样,你这一本习题还需要几节课来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