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澜穿着白衬衫,少年模样,纤长利落。脸的棱角清俊,狭长的双眼于是便稍显冷漠。睫毛浓密纤长,微微垂下,使得那双眼远远望去像是蓄了一汪深水。他往这里走来。走得近了,便看得清那目光,像是凝视一般,牟再思恍惚间生出一种他在看她的错觉,无端颤栗了一下,随即便若无其事收回目光。

身边顿时起了压抑着兴奋的窃窃私语,压抑不住的骚动。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

或许这种干净的美色是可以进行无差别攻击的大杀器,但能够进A大的,又有几个是平庸之辈?能够让人才济济的A大学子都叹服,与蒋澜智商上的魅力是分不开的。

陆景之就站在蒋澜的必经之路上,他微微讶异地笑道:“学生会会长也来了?”

蒋澜止步,深深的目光望住他。

陆景之桃花眼永远在微笑。

蒋澜目光染上一丝困惑,说:“你是?”

陆景之缓缓道:“陆景之。”

“陆景之?”蒋澜念出他的名字,声音清缓,不疾不徐。他伸出手。

陆景之看了眼蒋澜伸出的手,礼貌性地握住。

蒋澜唇角微微翘起来,掌心微微用力,低声道:“幸会。”

陆景之挑起了眉梢:“久仰大名。”

一瞬间场下各种八卦声四起,甚至有压抑不住的尖叫声透过来,然而因为死命压抑都压抑不住,这声音便显得近乎歇斯底里。

蒋澜目光深远,陆景之言笑晏晏,几乎同时,他们松开了手。晨光在他们指尖跳跃。

一见如故。

牟再思第一次在八卦中心抢了前排,她离八卦中的两位主角很近,几步路的距离。以蒋澜和陆景之为中心,方圆八百里内鸦雀无声。八百里外人头攒动,喧声滔滔。

不远处几个方队所站立的坐标分明也朝这里移动了几分,并有继续前移的趋势与倾向。

蒋澜和陆景之啊……

哟……

陆景之和蒋澜并称A大两大新星,不过蒋澜比陆景之早入学一年,从辈分上讲他是学长,稳稳压在陆景之头上,陆景之甚至刚入学一个礼拜。

其实最初的最初,陆景之是很低调的。结果没想到,刚开学两天,有个外校的学生忽然来A大BBS发帖,自称乃“你们A大陆景之”的高中对手,“不堪陆景之在高中时期的各种权势压迫”,在今天终于忍不住来这里发帖,“揭露人性的最黑暗,望诸位A大学子不要被此人皮相所蒙蔽”,该学生甚至在帖子的主楼里放上了背景音乐——正是前年最火的电影《画皮》主题曲,《画心》。

这个人发的帖子标题很是耸动——“陆景之你个衣冠禽兽斯文败类,有钱有权就可以玩弄别人感情吗?”

“A大这种人也收,是出钱买进来的吗?”

轰——

一连两个质问,在A大的这种从来不限标题字符数的无节操无下限的论坛上瞬间引爆,一时激起千层浪,该帖子直接戳中当代人民群众最关心的几大关键词,买大学录取名额,有钱人,而且是有钱又有权的人。

其实归根到底就两个短语——

1、有钱人。

2、有钱人的龌龊。

该帖子在30秒内回复数破百,十分钟内帖子飘红,一小时内帖子回帖数达到10页开外……

于是陆景之……毫无疑问的……红了……

不过这哥们以为A大是什么?一些野X大学么?是一个外校人想黑就能黑的吗?百年名校的荣誉是他三言两语靠一个标题无图无真相就能玷污的?!

荣誉即吾辈生命!

很快该同学遭到了A大技术学子们的人肉,发现:

这哥们,帝都人,学校里挺正常一人,除了常年追不到女朋友,不过信工学子们根据他IP追踪到的他发的帖子中发现,90%都是别人爆照贴下的回复,回复通常就三个字:求交往。不过令人欣喜的是,这哥们马甲还不带重样的。还有10%……还有10%都是黑别人的。他是将现实和虚拟拆开彻底精分的典型代表人物。

不过这帖子的高/潮不在这里,最激动人心的地方,堪称神展开的地方在于——在A大学子们还来不及进行更深层的调查时,该同学所在高中的,陆景之粉丝团,来A大BBS逆袭了……

不得不说这个粉丝团很有效率,很有规划。他们没有掐架,他们很淡定,他们默默地贴出了该同学的历年成绩单,然后默默地贴出了陆景之同学历年成绩单,和一连串的荣誉——所获荣誉大都为全国甚至国际性质的,其他的他们不贴了,说是为了照顾刷流量逛帖子的手机党们。

该男顿时炸毛,一时间各种没有风度的污蔑,大约陆景之高中粉丝团们是为了照顾高中的荣誉,大有家丑不可外扬的顾虑,他们并没有爆出更多的东西,于是当时间充分,情况获得缓冲后,A大学子们掀起了另一波高/潮——

该同学系陆景之舍友。

陆景之何许人也?

帝都军委某长官的孙子……

在他们那个圈子里,陆景之是不被人称作陆景之的。

他是陆公子。

陆景之,陆公子。

随后关于陆公子玩弄别人感情的事情……唔,谁不知陆公子花心不滥情,从来每次只和一个人交往,从来从“一”而终,只不过是这个从一而终的期限有些短暂。

后来又有些人打着“驱逐鞑虏,光复中华”的旗子来挞伐该哥们,这哥们瞬间找到掐点,说这是不爱国的行为,“鞑虏”乃少数民族,这是在国内搞分裂。

大家都笑笑,没有当真,随他去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