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被保护的狸花猫

精壮的黑猫蹲在树底下,抬头对着树上一直都在巴望的许杰说道:“那两只野狗已经走了,你可以下来了。”

趴在树上的许杰闻言有些犹豫,追它的野狗是走远了,可是守在树底下的这两只野猫对它来说也是陌生的很。

身上带黄斑的那只它好赖还是见过一次的,可是在树下说话,一看就很不好惹的黑猫,许杰可是头一次见着。

发现趴在树上的狸花还是在徘徊,原本蹲在一旁舔爪子的胖黄斑,抖着厚厚的脂肪层走过来说道:“小狸花下来吧,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这些日子要不是有墨暗中照顾你,就你那四处都是窟窿的小窝,早就不知道让黄鼠狼和狐狸翻了多少回了。”

许杰闻言身子一斜,差一点就从树上掉下来。

见状原本安安静静的蹲在树底下的黑猫站了起来,围着小树绕了一圈然后说道:“你是想自己下来,还是让我上去把你叼下来?”

发现那只黑猫真的有说道做到的架势,许杰连忙说道:“不用了,我自己能下的来。”

说着它就开始往下爬。

比起上树猫下树的时候就很少有能够保持姿势优美的。

因为它们的爪子是内弯钩,所以往上爬的时候很容易就能够抓牢树木。而头朝下往下走的时候,内弯的爪子不但帮不上忙,而且还会很碍事,所以猫下树的时候大多数都是倒着往下走,这是需要技巧的。

许杰当猫的时间还不到半个月,所以对下树的技巧掌握的非常不熟练。

只见它四肢牢牢的扒着树干,半点不敢松开,所以几乎就是一路滑下来的。

胖黄斑用爪子捂着自己的眼睛,一副不忍直视的表情,被叫做墨的黑猫,倒是甩着尾巴看的很开心的样子。

屁/股先着陆的许杰顾不得其它,翻过身子站起来,顶着乱糟糟的皮毛对着黑猫和胖黄斑说道:“多谢二位的救命之恩,不知该如何称呼?”

胖黄斑闻言撑着胖脸,满面笑意的说道:“我就算了,这一位才是重点。”

说着就用尾巴抽了抽立在一旁的黑猫。

许杰随即将视线转移,却见那只黑猫没有说话,而是先上前几步,用鼻子在自己的耳后嗅了嗅。

面对长宽高都要比自己多出来一节,团身就能将自己围起来的黑猫,许杰吓的一动不动。

那只黑猫并没有什么攻击的动作,在嗅闻了一下之后,就又退了回去,盘腿蹲坐在地声音低沉的说道:“我叫墨,它是阿旺,你这么称呼我们就行。”

胖黄斑闻言抖了抖自己的胡须说道:“附近的动物都尊称它墨大,叫我旺爷。不过阿墨说你可以叫我们的名字,那也就是了。不过我们的年纪都比你大,让你在名字后面加上个哥,应该不过分吧。”

许杰刚刚差一点将旺爷这个名字听成旺仔,一只猫却取了一个狗的名字真的值得骄傲吗?

虽然心里面吐槽声一片,但是那两只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猫,所以许杰还是按着胖黄斑的要求,乖乖的开口叫了。

胖黄斑对于许杰的乖巧很满意,它似乎还想要在说什么,但是蹲在一旁的墨却先开口说道:“这一片是西城野狗的地盘,它们对猫科向来都不友善。有主人的家猫单独出门的时候尚且会被追着咬,对我们就更凶了,所以你以后最好都不要再来这里喝水。”

许杰闻言乖乖答应,差一点在这里丢掉小命,以后请它来它都不会再踏足这里了,不过麻烦的是它得重新去找水源地了。

几句话谈话过后,许杰觉得轻松了许多。

那只胖黄斑就不用说了,黑猫虽然看起来很威严,可是说话的时候态度却很和善,应该不是歹猫。

所以许杰诚挚的提出邀请,希望两只救命恩猫能够和它一起回到小窝去,那里面还有许杰藏起来的半袋烤鱼片,正好可以用来招待客人。

对于它的邀请,胖黄斑倒是表现出一些兴趣,不过它还是转过头去看黑喵,显然两只猫当中墨才是拿主意的那一个。

面对许杰的邀请,黑猫很客气的拒绝了,并且起身对着它说道:“逃跑的那两只野狗很快就会带同伴找回来,我现在不想和它们打架,所以咱们最好还是先离开。”

胖黄斑和许杰闻言紧跟在黑猫的身后,三只猫一路小跑的离开了。

到了安全的地方,许杰还想要回到学校里面去找水喝,而另外两只则不想进去,三只猫在校门口互相道别。

目送着许杰钻进校园里面,胖黄斑在充满肉感的脸上挤出一个不那么猥琐的笑脸冲着黑猫问道:“阿墨呀,刚刚小狸花的邀请你为什么不答应?直接登堂入室,这是多么好的机会,你每天晚上跟在人家身后尾随了一个星期,等的不就是这样的机会吗?”

黑猫闻言将凝视在许杰身上的视线转移回来,面对着一脸八卦像的好友说道:“它还小,才半岁而已,我等的起。”

胖黄斑闻言切~了一声回复道:“半岁还算小?旺爷我半岁的时候已经和野狗打过好几次架了,阿墨你半岁的时候,这一片的街区就是咱们的地盘了。我看那只小狸花以前应该是一只家猫,被人好吃好喝的侍候着,要不然它怎么除了讨食之外,其它的什么都不会。”

黑猫闻言并没有回话,对它来说那只小狸花是家养的还是野生的都不重要。

发现好友无意于继续这个话题,胖黄斑的眯眯眼滴溜溜的转过几圈之后说道:“你是怎么知道那只小狸花有危险的?刚刚咱们可是和那间小公园隔着好几条街的。”

因为已经看不到许杰的猫影了,黑猫便起身决定离开。

听到好友的问话,黑猫黑猫起身说道:“吃过午饭之后它应该要回到窝里休息的,但是我在墙上趴了大半天也没有看见它,那就只可能是在喝水的时候,被野狗给盯上了。”

胖黄斑闻言恍然大悟的说道:“我说你怎么突然就改变了午睡的地点,原来是为了那只小狸花。啊呀糟糕,刚刚光顾着介绍咱们自己了,忘记去问小狸花的名字了。”

黑猫闻言甩了一下尾巴回道:“无妨,我终究会知道的。”

胖黄斑跟在它的身后说道:“那倒是,不过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西区的那些疯狗们好了伤疤忘了疼,觊觎咱们的地盘很久了,这一次的事情恐怕会让它们找到由头的。”

黑猫闻言轻踩着脚步说道:“要战便战,我岂会怕那几条小狗。当初我能把它们从这里赶到西边去,现在它们也别想在回来。”